我有前列腺炎

2017-01-12 10:47

胡图:底本有两个人和我一起值班,但那天我迟到了。看见我来后,另一个保安和女服务员就去吃饭了。借这个机遇,我搬了把椅子到那幅画前,站在上面将画摘下、卷起,而后竖着塞进裤腰,把衬衣拉出来盖住露出的上半截。不外,在我将椅子搬回原位时,女服务员回来了,还问我干什么呢,我说“没什么”,就放下椅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美术馆。

锁定胡图后,历下公安司里街派出所、刑警一中队的民警曾前往其在章丘的老家,发现胡图家景贫苦。民警段然说,让他们觉得意外的是,胡图的母亲竟盼着儿子被捉住。由于胡图在外打工多年,很少和家里联系,“这样,她就能从电视上见到儿子,晓得他的着落啦”。

记者:你欠了多少高利贷?胡图:2万元吧。不过,去掉4000元的本钱,我得手的只有16000元,可最后要还2万整。记者:借这些钱干什么啦?胡图:看病,我有前列腺炎。

母亲竟盼儿被抓

胡图:我欠了2万元印子钱,被人催急了。

儿子跟家里接洽少

记者:没人发明?

记者:为什么不找家里想措施呢?

记者:为什么要偷画?

胡图:首先,我这病没法跟家里说;另外,我家里情形也不是很好,也不好心思找亲戚友人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