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却没能融入其余组员

2017-03-04 16:26

为火星一号提拔成员时,克拉夫特须要从一般民众中筛选,而不是从各国宇航员中进行筛选。此前他曾在日本参观过一次航天模拟义务,并吃惊地发明,其中一名日本国际空间站宇航员在模仿的宇宙飞船中竟没能实现任务。 “他之前在口试跟测试中都表示得很杰出,但在进入宇宙飞船之后,他却没能融入其余组员,还呈现了各种问题,终极得分最低。可见在与世隔断的环境中,个人道格体现得酣畅淋漓。

这些盼望一举成名的火星探险家们真的损失理智了吗?有可能,殖民火星听上去就是一次猖狂之举,还很有可能导致宇航员精力错乱。由于首批参加者先要熬过长达半年的漫漫飞翔,而后还要在荒凉、冰凉、尘埃密布、辐射漫天的火星上拼出一条生路。这可不是什么幻想的去处。

就像在1959年首次选拔宇航员一样,只有性情合乎请求的人才干介入火星殖民名目。“咱们从未发展过前往火星这样耗时多年的项目,但我们有丰盛的选拔合适长期任务参与者的教训,如选拔潜水艇船员等。”赫什指出。

而在莫斯科举办的模拟任务中,组员遭受了一些文明抵触带来的问题。有些人在电脑上公开播放黄片,让其他组员觉得不适;还有些人甚至大打出手,给别人留下了心理暗影。“我们必需处置好性别和文化融会的问题,”克拉夫特指出,“环境并不是问题所在,人才是。”